香橼做空奇虎360,周鸿祎的忠告

2013-10-18

周鸿祎经历了6次与香橼的反猎杀之战,在被做空机构盯上之后,如何反猎杀,他感触颇深。在接受《创业家》杂志采访的时候,他将奇虎360的反猎杀之路作了详细的讲述。


他认为做空就是为了挣钱,光明正大地挣钱天经地义,当中概股的公司遭遇到做空机构的袭击之后,不要生气,一定要平和、开放、透明,主动出击,与投资者沟通。


迅雷CEO邹胜龙对于香橼盯上奇虎,感到非常的惊讶。在2011年年底以前,作为中概股做空潮的旁观者,他对做空机构是非常敬佩的。在他的逻辑里,几年前中国这一批到美国上市的企业,造假者不在少数。“一些造假方法超过美国人的想象。拿出那种玩儿A股的精神,第一年赢利,第二年亏损,第三年就ST(1)。路演的时候给人吹得都挺好,一到交季报的时候就老做不到。”


当有美国的做空机构出来对这些中概股进行讨伐的时候,周鸿伟一直都在当笑话看,并对做空机构非常尊重,认为它们的存在使得资本市场更加干净。说自己是在看笑话,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所在的互联网行业,是基本不可能涉及财务造假的。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去美国上市之前,一般都拿到了国际大资本的投资,而这些资本进来之前都要对企业的财务状况进行摸底调查。且奇虎所在的领域由于竞争激烈,作假太难了。


所以,当香橼第一次发动对奇虎的袭击时,周鸿伟感到非常的惊讶。


2011年12月9日,香橼在美国股市开市前发表了首份对奇虎的看空报告,邹胜龙拿到这份报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在他看来,这种事儿不管多么生气、睡不着觉,都一定要快速回应。于是,他与把网站、浏览器、IR(投资者关系管理)、财务、法务、公关等相应一堆主管都纷纷请到办公室,开始研究报告。


仔细研究完报告之后,奇虎管理层显得轻松多了,因为他们发现香橼质疑的很多问题都很幼稚,香橼甚至连对奇虎的模式都说不清楚。确实,奇虎为用户提供免费杀毒软件的模式,在国外并没有比照的对象。中国公司到美国去上市,通常都要在美国找一个比照对象,比如说是中国的“亚马逊”、“谷歌”,美国人就很容易理解。但奇虎360在美国找不到这种对象,360这个模式确实难以理解,周鸿伟在奇虎上市前在美国路演时,就一对一地给基金讲了100多次。路演的结果不错,也说服了很多人,但是奇虎在上市后每次举办投资人会,他都要重新解释一遍。


看了很多美国分析师写的报告之后,周鸿伟发现,其实美国资本市场对中国的理解非常肤浅,不了解中国的情况及中国用户的习惯,就用一些概念、名词来作解释,想办法把中国公司套到美国人能理解的模式上。


周鸿伟尽管第一次感到香橼来者不善,但他觉得一味地与香橼打口水仗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他还是以一个产品经理的态度,非常礼貌地把香橼所有的问题做了个书面解答,奇虎的管理层认为这正好是与资本市场进行宣传和沟通的机会。
周鸿伟认为,在美国的资本市场大家都很理智,若被做空之后反应太过激,越委屈、越愤怒,投资人越不信,所以一定要理性地回答,凭证据,有一说一。他在论述结尾还表示欢迎香橼到中国来进行面对面沟通。


第二天,奇虎组织了电话会,针对质疑向投资者逐条解释。这也是被做空之后最关键的一点,必须要让公司的股票持有者理解你,保持对你的信心。所幸的是,香橼的第一篇报告对奇虎股价的影响不是特别大,当天跌了不到10个点,周鸿伟认为这与他们团队的快速回应有关。而他亦单纯地以为,奇虎已经解释得足够清楚了,香橼不会再折腾了。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半个月后,香橼又出了第二篇报告,这次则是围绕着奇虎的收入说事儿,而这更是让周鸿祎觉得香橼有点儿故意找别扭。“比如我们网站生意做得很好,因为这两年电商很疯狂,大家拿了VC(风险投资)的钱就投到我这儿来了,但香橼非拿没交钱的网站来说事儿。一个网站,里面不可能所有链接都是交钱的,比如百度,但中国人都用百度,我能不放吗?香橼就说,你看,据我们调查,百度是不付钱的。”周鸿祎表示。


周鸿祎的管理团队跟之后的几次一样,对于香橼的第二次做空,又解释了一遍。但是,这也让周鸿祎逐渐看清楚了香橼的本来面目。他认为香橼就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了做空而做空,已经不讲道理了,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周鸿祎仍然是香橼说什么就解释什么。“我不攻击你,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一个态度。生气没意义,对方躲在暗处,每天可以写一篇文章骂你,你一生气不就正中他下怀吗?尽管你知道,他就是个坏人,可能是竞争对手派来黑你的,他也顺手挣钱,但你还是要摆出一种姿态,平和、开放、透明。有些公司在面对做空时特别愤怒,愤怒会让人乱了章法。”周鸿祎认为。


就被做空之后,该如何有效地应对,周鸿祎曾经问过同样遭遇过做空的展讯,而展讯被做空之后的快速反应,让周鸿祎深受启发。


2011年年底,奇虎还做了一个投资者开放日活动,主动邀请美国、新加坡及中国香港等地的上百家投资基金来公司。跟当年路演时一样,周鸿祎又讲了一遍奇虎公司的模式,并回答基金公司提出的各种问题。 整个应对的过程,奇虎都显得比较和平,并充分地把公司向投资者们敞开,并愿意接受任何人的问题及来访。


2012年1月,在中概股普遍低迷的情况下,奇虎还做了一个5000万美元的回购计划。董事会授权财务总监,一旦奇虎的股价跌到发行价之下,就开始回购,而这也显示出奇虎对自己的信心。


回想起奇虎的创业历程,在周鸿祎的带领下,奇虎一开始就至少有超过10家正规的风投进来,而这些投资机构对奇虎的要求也是非常严格的。“公司还很小的时候我们就请了一个搜狐的财务负责人过来做我们的财务总监,很早就用‘四大’做审计。2011年360上市,跟我们同时递交申请材料的有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我们第一个就冲上去了,很简单,就因为我们审计材料做得无懈可击。”周鸿祎说。


但是,不是所有的创业者都像周鸿祎一样,有较好的专业背景。很多创业者都是草根出身,创办企业的时候,很多制度都不健全,公司账目比较乱。周鸿祎建议创业者如果真的想做一个公司,历史一定要干净。他认为账目审计有问题,就像身体里有病,是经不住外部的风霜雨雪的,只有身体强壮才能经得住这些风寒、流感。对付做空,最根本的,一是自己要干净,不要有问题,二还是看业绩。


在第二次被做空时,奇虎发布了季报,业绩好,股价旋即上涨。每次季报发布后,奇虎的两个财务总监都会在美国路演,加强与投资人的沟通。周鸿祎认为,中国的很多创业者,公司在美国上市了,钱拿到了,就不去见美国人了,这是不对的,要不厌其烦地去见投资人。他认为投资人可用投资的钱是一定的,但是他们面对各行各业,几百几千种股票,要买谁持有谁,投资人其实也很困惑,这就需要沟通。如果一个股票被投资人忽略,都是散户在炒的话,股价当然很不稳定,就很容易被做空。如果都是一些长线投资者,看好你的未来,愿意持有你,无论怎样波动都是重仓持有,逢低就买进,公司的股价就会非常坚实。而要达到这种状态,就要建立信用。信用的建立不仅要靠沟通,还要靠不断的好的业绩。


做空者的动机其实很单纯,就是为了赚钱。当香橼、浑水将一些确实有造假历史的公司顺利做空之后,便开始瞄上优质的中概股了。而奇虎是中概股中少数几家股价在发行价之上的。周鸿祎认为香橼在乱找目标,也可能有人给它递黑材料。“香橼的第一篇报告里把我们的上市地纽交所写成了纳斯达克,这是个只有中国人才会犯的错误。所以我认为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利用香橼来搞我,但这个竞争对手可能也没给它真实的材料,它可能被误导了。这个过程中,还出现过一家名为德勤观察(DeloitteWatch.com)的网站,看名字第一感觉这是德勤旗下的网站,其实和德勤毫无关系。这是典型的中国人的作假方式。它出现一次后就消失了,肯定是个马甲。”


而在随后的第三次、第四次到第六次的做空中,周鸿祎觉得香橼真的是为了做空而做空了,鸡蛋里挑骨头,但几次都没打到点儿上,所以对股价影响都不是特别大。而香橼损失的,则是自己的公信力。所以,后来几次,都是财务总监们在处理,周鸿祎已经不去理会了。


而2012年年中,香橼改变策略,在做空360的同时做多搜狐,引起了李开复的质疑。香橼除了做空,还突然开始推销股票。过去的遮羞布被撕掉,更是让周鸿祎看清其真面目。


香橼总共对奇虎发了6次报告,周鸿祎都作了及时的应对。他认为企业遭到做空,对自身而言还是有非常负面的影响的。“三人成虎。你到网上一搜,搜到的都是负面消息。同时,老让香橼这种机构误导,最后确实会把中国公司的名声全给搞坏,风险投资就不会再投,那么创业者还怎么创业啊?今天中国的创业者靠中国本土的银行贷款,靠政府对中小企业扶持,可能吗?还得靠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简称VC)。VC赌什么?VC要赌你会上市。很小的企业能在A股上市?可能还得去中国香港或境外。”


他认为对于中概股的形象问题,中国概念股在美国如果做得好,也代表了大家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如果中国概念股都纷纷退市,虽然是民营企业,对中国概念也有伤害。中国互联网公司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就是VIE结构,他认为政府应该对现有的VIE结构给个鲜明的认可态度。


遭到做空之后,确实要牵扯管理层很多的精力来应对,香橼每次提出问题时,德勤就会收到举报信、匿名信,即使明知道是无稽之谈,也要按程序对奇虎再进行审计。“举报者给德勤美国施加很大的压力,最后德勤对我们的审计是前所未有的,每个客户合同都要看。德勤要增加很多工作量,我也要跟着多交审计费。每次审计,我们财务部的人都是天天连轴转。此外,我们每次还要按照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定,针对德勤提出的问题(大家都明知道是假问题)成立独立调查小组,给德勤出一个调查报告,同时在SEC备案。”周鸿祎解释道。但是他认为,去美国上市,不要光想着股价高、市值高,拿了投资人的钱,就要接受游戏规则。


在这个过程中,周鸿祎也考虑过要不要起诉,其股东也是两派意见。而在周鸿祎看来,起诉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在询问SEC之后,发现SEC对这种做空公司是默许和支持的,因为SEC要保护做空者做空的权利,而做空者都是此中高手,他们都会很注意自己的邮件往来,全是匿名,也很难追查到他们之间的关联交易。周鸿祎和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为此还一起到美国找律师分别聊,律们的观点也与他们的预想一致,做空者都提前做了很多准备,他们的说话都一定是律师看过的,很难找得到痕迹。周鸿祎旋即放弃,因为通过诉讼,效率特别低,而且在美国打官司也挺费钱。


到目前为止,中国公司中只有希尔威矿业动用了法律武器,投入了很多精力、物力,最后却也不了了之。周鸿伟认为如果觉得公司没问题,就算被人诬陷了,泼了脏水,股价会出现短期的起伏,但只要公司耐心解释、沟通,然后专心把业务做好让股价恢复,就是对空者最大的惩罚。

关于我们

重庆股票开户免费,股票低佣金办理及股票转户费用报销,开户后一对一理财服务

咨询电话: 18896080461 QQ: 380611077

Copyright © 2009 - 2015 cqgup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